互惠心声

法国互惠生:有种爱,不分西东

发布人:编辑 来源:在法国互惠生王美琪  发布时间:2014-07-18  
 
我是一名法国互惠生,我所在的互惠家庭在尼斯附近的一个中型城镇,这里靠海,晚上躺在床上,可以依稀听到浪花拍岸的声音。顺着阳光照射的方向,岸边依次有三个古老的灯塔,据互惠妈妈告诉我,这些灯塔,已经有二百年以上的历史。它们指引着从法国到意大利乃至威尼斯的航道,让夜晚归航的渔船可以顺利回到家乡。每当想家时,我总是一个人散步到这里,遥望着家乡的方向。然后顺着自己原路的脚印,慢慢踩回家。这两行凌乱的脚印,记录了我作为法国互惠生生活的点滴,有喜悦、孤独和成熟的历程。
特别想介绍一下我互惠家庭的妈妈,她是一个有着东方人神色的法国女人,43岁。岁月没有在她的脸上留下沧桑的痕迹,却独独产生了一种不一样的风韵。我们曾经玩笑着谈起女人的容貌,她左倾45度角的时候,像极了WhitneyHarchanko,她开心地笑,用东方人的羞涩默许了我的看法。互惠妈妈是一个大学教授英美文学的讲师,业余时间喜欢收集旧书,喜欢慈善活动、马骑的非常好,家里400多平米的园林都是她一手打理的。她平时的工作非常忙,加上互惠爸爸是一名美资公司的部门经理,经常出差,一个月只有不到一周的时间在家里。所以之前,家中小朋友的生活都要互惠妈妈独自来安排。她告诉我,她之前在尽量权衡着时间,尽量做到"疲惫"的井井有条。我有幸成为他们家的第一个互惠生,被她亲切地称为"来自东方的小助手"。
刚刚到法国互惠家庭的时候,我非常担心,是否可以照顾好互惠家庭的小孩,这个洋娃娃似的法国小妞。我会担心洗澡时,把她的小胳膊扭断,我会担心,她不喜欢我一个人去幼儿园接她。我还会担心,她万一听不懂我讲的故事怎么办?晚上睡觉的时候,她要是从床上掉下来,会不会摔到?所以,这些生活琐事,足足折磨了我两周的时间,时差加上担忧,差点病倒了。后来我和互惠妈妈进行了沟通。互惠妈妈竟然被我的想法逗乐了,她没想到,一个东方女孩子脑子里竟然有这么多想法。于是,从这以后,她都会抽出时间,尽量陪着我,给我作示范。教会我一点点让孩子熟悉我,喜欢我。夜晚的时候,互惠妈妈会把小家伙领回她的房间。日子一天天过去,孩子会抱着我的腿摇晃着,依依呀呀地叫我的名字。还会拉着我,陪她玩七彩的积木,给洋娃娃梳各种前卫的发型,做拼字游戏。
上个月的一个晚上,我和互惠妈妈还有互惠家庭的爸爸聚餐,小家伙有点困了,竟然搂着我的脖子,问我:"YUE,我爱你!你能一直陪着我吗?"每次想到这个情景,心里酸极了。因为我知道,只有一年,一年后,我就要继续我的留学生活。不想掩饰,互惠生这个原本是我作为迂回锻炼语言的出国方式。却在这段平淡而陌生的日子里,变得温暖和终生难忘。
117天,我度过了作为法国互惠生在法国的第一个圣诞节,法语得到了质的飞跃,学会了做奶油焗蜗牛,土豆沙拉,切三文鱼和骑马。结识了语言班中来自瑞士和波兰的两个好伙伴。用零用钱买了一件Zara的礼服,明年的这个时候,我应该已经坐在法国大学的课堂里进修我的硕士专业了,但是我永远都不会忘记做法国互惠生的这段时间有很多的场景回顾在眼前的时候,特别想说一句话。有种爱,不分西东….

 
我们的优势Our advantages
怎样成为互惠家庭How to become host families
有朋国际客服Online Service